<table id="ej5zp"></table>

  •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

    出道即巔峰,十年后卻“泯然眾人矣”,蘋果拿什么拯救 Siri?
    來源:互聯網   發布日期:2022-02-21 09:02:41   瀏覽:20921次  

    導讀:作者 | James Vincent 譯者 | 核子可樂 策劃 | 劉燕 嘿,Siri,你怎么了? 經過過去十余年的發展完善,蘋果傾力打造的語音助手 Siri,似乎還是沒有摸清門道。 2011 年 10 月,蘋果首度曝光其數字助手 Siri,其肩上承擔的勃勃野心可見一斑。 蘋果公司高管 Phi...

    作者 | James Vincent

    譯者 | 核子可樂

    策劃 | 劉燕

    嘿,Siri,你怎么了?

    經過過去十余年的發展完善,蘋果傾力打造的語音助手 Siri,似乎還是沒有摸清門道。

    2011 年 10 月,蘋果首度曝光其數字助手 Siri,其肩上承擔的勃勃野心可見一斑。

    蘋果公司高管 Phil Schiller 曾在 iPhone 4s 發布會上強調,“幾十年來,技術專家們一直在嘲笑我們的這個夢想。‘類似的噱頭玩了一遍又一遍,但從來沒能成真。’ ”

    在 Schiller 看來,真正的問題在于以往的語音界面太過依賴簡單的語法表達。“打給媽媽”、“呼叫 555-2368”、“播放貝多芬作品”等等。“但我們真正想要的,是跟自己的設備順暢交流。手機應該能理解我們的意圖、并幫助我們完成相應操作的手機功能。”說到這里,Schiller 翻開了下一頁幻燈片,后來為大家所熟悉的拋光鋁材質麥克風圖標就此映入眼簾。“這就是我們的方案,Siri它將連同 iPhone 4s 一同面世。”

    SCHILLER 指出,“我們真正想要的,是跟自己的設備順暢交流。”

    Schiller 將 Siri 稱為一款“和藹的個人助手”。在蘋果公司的困難探索期,Siri 為 2011 年的 iPhone 注入了一針強心劑。而就在 4s 手機正式發布的幾個月前,蘋果公司一位不那么知名的雇員、時任首席運營官的 Tim Cook 剛剛出任 CEO 職務。

    Schiller 演講后的第二天,蘋果公司傳奇聯合創始人 Steve Jobs 因胰腺癌不幸辭世。分析師開始對蘋果的前景持冷淡態度,但也承認 Siri 有望成為潛在的游戲規則改變者。

    有聲音稱 Siri 為“未來移動設備使用方式的一種全新可能性”,也有人認為它將成為“蘋果旗下一切移動及 Mac 產品全新用戶體驗的起點。”

    但十年之后,Siri 的最后一點光芒也已褪去。

    Schiller 曾在當初的發布會上,用一句話總結了之前所有語音界面的表現,“太讓人失望了。”但 Siri 顯然沒沒能消除這種失望感,每位用戶都在 Siri 上遇到過自己的“失望時刻 ”它可能沒聽懂一句簡單的指令,甚至搞不定一項最基本的操作。

    如今的語音界面雖然已經全面普及,蘋果也確實是第一家攜成熟解決方案進入市場的企業,但并沒能把握住領先地位。Siri 仍然“和藹”,但與其說是和藹、不如說是軟弱:在移動平臺上不如谷歌智能助手,在家居場景下也打不過亞馬遜 Alexa。

    所以回顧蘋果個人助手這十年發展歷程,我們不得不思考這樣一個問題:嘿 Siri,發生了什么事?

    1

    最初的一切,確實美好

    回顧 2011 年,剛剛誕生的 Siri 確實贏得了市場的熱烈回應,評論者對其迅捷的響應速度和良好的準確性印象深刻。

    媒體 The Verge 曾經斷言,“Siri 最牛的地方就是它的工作原理至少在大多數情況下,它的水平都能超出用戶的預期。”;CNN 的觀點則是,“它有點像我們夢想中的免費助理,隨叫隨到。”《紐約時報》也感慨,“Siri 幫我們節約了時間、消除了不必要的操作,并深刻改變了手機的定義。”

    多么美好,蘋果似乎已經兌現了自己的承諾。

    但現在回看這些評論,對于 Siri 的贊譽的確有些言過其實。

    Siri 當初是靠著新穎性和勃勃雄心沖昏了評論家們的頭腦,但在后續使用中逐漸發現問題后,人們開始承認這款軟件還僅僅處于測試階段。那時候大家還很樂觀,覺得不斷推出的補丁肯定能讓 Siri 逐漸成長為真正稱職的個人助手。

    媒體 Ars Techinca 倒是比較清醒,早在 2011 年的評測中就發現了Siri 如今最受詬病的問題在嘈雜的環境中經常聽錯指令、做出錯誤判斷。例如,用戶說出“給 Jason、Clint、Sam 和 Lee 發短信,說我們打算在 Silver Cloud 吃晚餐”,結果 Siri 理解成了“給 Jason 發短信,Clint、Sam 和 Lee 說我們在 Silver Cloud 吃晚飯。”

    2

    SIRI 曾經一馬當先,但如今早已泯然眾人矣

    Siri 的橫空出世令人驚艷,但沒過多久,市場上就出現了其他競爭對手。

    三星于 2012 年在 Galaxy S3 上推出了 S Voice;同一年,Google Now 推出了 Android 版本(隨后于 2016 年被 Google Assistaqnt 谷歌助手所取代);2014 年,微軟在 Windows Phone 上公布了 Cortana 小娜;同樣是 2014 年,亞馬遜走上一條獨特的道路,在 Echo 智能揚聲器上首度推出 Alexa。

    到這個時候,智能語音助手已經已經不再局限于手機平臺,而是在各類計算設備上成為一種常規工具。

    縱觀這個時期,人們對于智能助手的評論基本可以歸納成兩點。

    首先,人們很快就玩膩了 Siri。在 4s 之后的幾代 iPhone 中,Siri 雖然也都會迎來增量式更新,但實際功能根本沒有跨越式的提升。更準確地講,其變化著實有限,例如 iOS 6 中新增檢索體育賽事結果;iOS 7 中集成 Wikipedia;在 iOS 8 中引入“嘿,Siri”激活語……就這?沒錯,就這。

    到 2017 年的 iPhone 8 時代,評測人士對于 Siri 已經幾乎是一筆帶過。我們自己在當初的評測中也就一句,“Siri 的語音聽起來自然多了,但除此以外跟之前沒多大區別。”

    iPhone 4s 上的 Siri 憑借著前無古人的新穎定位引爆評論圈,但蘋果顯然沒能延續這股后勁。

    第二個主要趨勢是,在競爭對手陸續出現之后,蘋果的先發優勢開始快速消退。

    2012 年在對 Siri 和三星 S Voice 進行比較之后,我們發現后者已經能夠提供與“蘋果數字助手非常接近的功能表現”,而 2014 年的單挑測試則證明“Google Now 已經優于 Siri”。到 2017 年,The Verge 提出 Siri 已經“明顯跟不上時代發展”,用戶對它的不滿情緒也開始蔓延。

    沒錯,它仍然能很好地回應那些基本問題,但卻無法比較可靠地幫助用戶購買電影票或者點餐。我們折騰了一圈,往往發現還不如自己親自動手。

    回過頭來看,Siri 的大問題明顯在于沒能延續這股后勁。

    時至今日,Siri 上利用率最高的功能仍然是 2011 年剛亮相時的那些 設個鬧鐘啦、記份便箋之類。雖然我們偶爾也能跟它閑聊一下,或者查查自己關心的球隊最近打贏比賽沒有,但 Siri 一直沒能像當初承諾的那樣徹底顛覆使用習慣。

    與此同時,競爭對手則達到并超越了 Siri 的水平,開始提供更可靠的聽寫結果、更出色的語言理解能力與更豐富的第三方功能集成。

    到這時候,Siri 已經落后于時代了。

    3

    高處不勝寒

    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蘋果 (Siri) 為什么就從學霸變成學渣了呢?答案其實相當復雜。

    不少人認為蘋果對隱私保護的過度關注,注定他們沒法像谷歌那樣大量收集用戶數據、再利用這些資源改進自己的 AI 系統。我個人覺得這應該不是 Siri 失敗的主要原因,畢竟蘋果對用戶隱私的“尊重”也是有條件的。

    2019 年,英國《衛報》就透露蘋果曾把“一小部分 Siri 錄音轉交給承包商進行分析,一名舉報人聲稱其中涉及醫患間的討論、商業交易、疑似非法交易、性接觸等內容。

    其次,蘋果是一家價值 2 萬億美元的公司,如果真的想規避由收集用戶數據引發的麻煩,他們完全可以花錢來合成數據。沒錯,隨機分析 Siri 交互當然不錯,但也有其他辦法可以達到相同的改進效果。

    “Steve Jobs 在 Siri 推出后的第二天去世了,蘋果也由此失掉了前進的方向。”另一個更有說服力的理由,是蘋果內部出現了管理職能障礙。

    2018 年,The Information 發布了一份關于 Siri 團隊成員變動的報告。可以看到,蘋果內部對于 Siri 的基本定位出現了難以調和的分歧 到底該專注于搜索 / 檢索功能,還是成長為能執行復雜任務的助手?

    這些分歧源自 Steve Jobs 本人最初給 Siri 定下的框架,但隨后演變成不同派系之間“爭搶地盤與話語權的對抗”。于是,Siri 項目不斷經歷著走馬換將,策略連續性的缺失讓情況不斷惡化。

    正如一位前蘋果員工在接受 The Information 采訪時所言,“Jobs 在 Siri 推出后的第二天去世了,蘋果也由此失掉了前進的方向。”這樣的論斷,確實符合 Siri 在之后多年里停滯不前的客觀現實。

    蘋果的技術發展理念也給 Siri 壓上了一塊沉重的大石。

    The Information 報道稱,蘋果公司高管 Richard Williamson 拍板決定每年只對 Siri 進行一次更新,用以匹配公司其他新款硬件和 iOS 系統的更新節奏。這顯然會拖慢 Siri 的前進腳步。

    但 Williamson 本人隨后駁斥了這種說法,還帶頭在 2012 年災難性的 Apple Maps 功能推出時提出離職。另一位同樣先后參與過 Siri 與 Apple Maps 項目的高管 Scott Forstall 也在同年離職。

    還有傳言說蘋果的“圍墻花園”理念阻礙了 Siri 的進步,導致其在調用 iOS 功能時表現不錯,但卻很難與第三方服務順暢對接。

    確實,在籌備本篇文章時,我驚訝地發現 Siri 居然無法在幾乎人人在用的 iOS 應用上實現最簡單的功能。Siri 無法通過 WhatsApp 發送語音消息,無法將內容發布至 Instagram,無法在 RunKeeper 上記錄跑步數據,也沒法啟動《紐約時報》應用的填字游戲。

    當然,這種互操作性缺失也跟外部開發者的消極態度有關,但蘋果不是更應該發布友好易用的工具包、鼓勵其他開發商接入 iOS 生態嗎?

    最后再說個沒得洗的問題,我讓 Siri 幫我查詢存儲在 iOS 本機中的信息,例如“讓我看看去年八月的照片”,結果它打開了瀏覽器、在里頭搜索名為“去年八月”的圖像……

    相反,蘋果想借 Siri 這個跳板把人們引導回他們自己那套劣質應用庫里,這真的讓人很不爽。

    如果我向 Siri 詢問路線,它就會提示我安裝 Apple Maps但你 Apple Maps 憑什么跟 Google Maps 和 Citymapper 爭?如果我想給老板發封郵件,Siri 會先回答“對不起,我不能這樣做”,然后引導我去 App Store 里下載蘋果的默認郵件應用……拜托,我用 Outlook 的好嗎?

    而且這里很明顯能看出蘋果對于 Siri 的發展規劃有多么草率,因為它在 App Store 里搜索的詞條就是“手機郵箱”。這根本不是蘋果官方郵件應用的名稱哎,而是 iOS“郵件”應用的內部開發代號,所以這樣根本啥也搜不到。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蘋果嗎?產品測試都沒做完就把功能上線啦?

    而且這最后一點,也凸顯出包括 Siri 在內的、當前各類語音界面方案的最大通玻

    在 Schiller 于 2011 年首次推出 Siri 時,曾一再強調 Siri 可以理解用戶的意圖或者說,它能明白用戶在說什么,就跟真人一樣。

    正是這樣的心理預期,讓我們對后來的 Siri 感到失望。其實如果我們認定語音界面就該像真人那樣擁有一定的知識積累、生活常識和理解能力,那注定是要失望的。我們提問,它們答錯;我們出題,它們懵圈 也許這才是正常狀況。

    使用中最讓人難受的,往往是它們支持不了我們認為它們該支持的功能或者命令。所以每一次失敗都相當于提醒了我們,別相信這個什么鬼助手。

    相比之下,顯示屏上的交互界面才是真正的可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都清晰可循。相較于樸實無華的菜單、導航和按鈕,語音只是一種可有可無的娛樂手段。

    所以我們本來對 Siri 可以沒那么高期待的,都是蘋果當初的爆炸式宣傳,讓我們產生了不切實際的幻想。

    4

    語音功能的未來

    我給大家講個真實的故事。我在寫這篇文章時來了一輪中場休息,泡上茶后突然想起一小時后有個遠程會議。

    為了怕忘記,我就隨手來了個日常操作:讓 Siri 幫我設個提醒。

    “Siri,提醒我差十分鐘五點的時候有個會。”Siri 回答得很痛快,“好的,已經為您設好明早五點的鬧鐘:有個會。”

    我又試了一次,這下 Siri 又給晚上十點設了個提醒。

    第三次,我激活 Siri 之后思考了一下,想找個更容易理解的表達方式,然后 Siri 明顯等煩了,說道“你想讓我提醒你什么?”

    放棄,果斷放棄。

    5

    蘋果其實丟不下 Siri

    沒錯,Siri 之類的智能助手經常讓人失望,但它們對客戶還是有著一定的吸引力,畢竟大家還是期待著它們終有一天能靠譜起來。而且語音界面再怎么不濟,也確實代表著一種未來方向。

    我經常會用 Siri 完成一些快速操作,例如記筆記 、設置鬧鐘和進行搜索等。只要不出毛病,它的效果還是頗令人滿意的。如果我們認真學習一下蘋果快捷命令和常見家居設備操作,那 Siri 的表現還能更好。

    作為一種輔助工具,語音控制和聽寫功能已經在用戶中培養起新的使用習慣。自 2011 年蘋果 Siri 面世以來,蘋果生態中已經出現了越來越多高度依賴于語音控制的產品。

    無論是為了解決屏幕尺寸有限的問題(Apple Watch)、還是為了解決沒有輸入介質的問題(AirPods、HomePod),Siri 都完成了一項項從不可能到可能的任務。

    未來幾年,希望蘋果自家的增強現實眼鏡也能加入進來,讓 Siri 多一塊施展的舞臺。所以,拜托蘋果認真升級一下 Siri 吧,這真的很重要。

    AirPods、HomePod 以及 Apple Watch總有一些產品需要、甚至完全依賴于 Siri。

    這里說點好消息,有跡象表明蘋果公司正著手扭轉困局。

    近年來,蘋果對于 AI 技術的關注度日益提升。從 2018 年挖直谷歌機器涫負責人、到內部自研 AI 處理器、再到定期發布 AI 增強功能,蘋果的 AI 野心已經不言自明。更重要的是,Siri 本身也迎來了一系列重大改進,并將在今年實現本機處理并開始支持第三方硬件。

    但我個人還是心存懷疑。首先,即使是在執行基本命令方面,Siri 的表現也不只是停滯不前、有時候還會倒退。在 iOS 15 中,蘋果刪除了 Siri 的大量功能,包括涉及筆記和照片的任務;叫車和支付等第三方集成操作也被拿下。我最近還發現檢查語音郵件等基本命令好像也消失了,具體如何還有待驗證。

    在我看來,蘋果最大的問題是仍然沒想好 Siri 應該是個什么定位。它到底只是提供一種通過語音控制手機的途徑(比如瀏覽應用并查找內容),還是像真正的助手那樣執行復雜的任務?蘋果在宣傳材料中肯定是選擇了后者,但用戶卻發現 Siri 的真實功能只局限于前者。

    我們這幫媒體人長年接觸 AI 和機器學習內容,所以很明白讓計算機真正聽懂人話仍是個遙不可及的長遠目標。語言這東西太復雜了,深深植根于人類的經驗與文化之內,根本不是靠統計模型就能強行解讀的。所以雖然出現了不少讓人印象深刻的新型語言系統,但它們都不夠可靠,還支撐不起完美的數字化助手。

    如果蘋果想要挽救 Siri,我覺得他們首先應該重新設定期望值,之后專注于提升核心競爭力。

    其實把 Siri 發布會跟其他競爭對手的宣傳內容做出比較,我們就能看到有趣的區別。

    例如,谷歌在 2016 年推出 Google Assistant 時,重點并不是解決復雜任務、或者理解用戶提出的那些腦洞大開的問題;它的目標只有一個,拓展谷歌搜索功能的使用方式和使用范圍。

    正是這種只做對一件事的定位,讓谷歌博得了用戶們的青睞。(當然,后來他們也在宣傳中做出過不靠譜的承諾,這里就不展開了。)

    相比之下,Siri 在 2011 年初登場時“牛吹得太大”,之后無論怎么努力也滿足不了用戶的胃口。所以蘋果最好能 “認清形勢、放棄幻想”, 回歸原點再出發。

    https://www.theverge.com/22704233/siri-apple-digital-assistant-10-years-development-problems-why

    贊助本站

    人工智能實驗室
    AiLab云推薦
    展開
    Copyright © 2010-2022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公司動態 | 免責聲明 | 隱私條款 | 工作機會 | 展會港
    18禁无遮拦无码国产在线播放

    <table id="ej5zp"></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