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ej5zp"></table>

  •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

    陳俊龍:人工智能招賢時 海外歸來到琶洲
    來源:互聯網   發布日期:2022-07-13 13:22:20   瀏覽:12410次  

    導讀:1982年,陳俊龍去往美國求學、任教。28年后的2010年,他踏上回國的第一站,任澳門大學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2019年,他依然選擇留在灣區,赴華南理工大學擔任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 近年來,國內數字經濟發展正迎來新的浪潮。以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

    1982年,陳俊龍去往美國求學、任教。28年后的2010年,他踏上回國的第一站,任澳門大學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2019年,他依然選擇留在灣區,赴華南理工大學擔任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

    近年來,國內數字經濟發展正迎來新的浪潮。以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迭起,它們正深刻影響著社會經濟發展格局,決定著我國在未來全球產業格局中的地位而陳俊龍所擅長的智能系統與控制方向,正是我國當前人才緊缺的研究領域。

    2020年,陳俊龍兼任人工智能與數字經濟廣東省實驗室(廣州)(簡稱“琶洲實驗室”)副主任,來到廣州人工智能與數字經濟試驗區琶洲核心片區。2022年6月1日,在接受南都琶洲π記者專訪過程中,他首次講述了自己在國外及澳門的奮斗經歷。透過這些鮮為人知的故事,能夠洞見的,是陳俊龍將在琶洲如何施展其所學,帶來哪些新氣象。

    陳俊龍:人工智能招賢時 海外歸來到琶洲

    陳俊龍在華南理工大學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院接受南都記者專訪。

    在美28年鉆研人工智能

    感覺在為別人做事,僅僅是份工作

    1982年,陳俊龍大學畢業,在日本一家數控領域的公司上班。出于工作需要,他經常往返美日兩國,幫助客戶維護公司所售設備。這期間,他一邊游歷美國各地,一邊著手備考美國的大學。立志科研不斷深造,大學畢業后的陳俊龍一直以考取美國大學為目標。1年后,他以全額獎學金被美國密歇根大學安娜堡分校錄齲“從讀研到讀博,博士期間的預審考試會刷掉一半人。”這個在很多學生看來難以逾越的門檻,陳俊龍在讀研第一年便順利通過他通過了預審考試,提前被密歇根大學博士班“預定”。

    陳俊龍:人工智能招賢時 海外歸來到琶洲

    上世紀80年代,陳俊龍在美國密歇根大學。受訪者供圖

    帶著對機器人及模式識別的興趣,他在碩士畢業后前往工科見長的普渡大學讀博。創建于1869年的普渡大學被譽為“公立常春藤”,擁有13位諾貝爾獎得主。我國兩彈元勛鄧稼先亦畢業于此。陳俊龍在普渡大學所學專業名為“電機”,后更名為“電機與計算機”。“那個時候學院有‘模式識別’之父傅京孫(K.S.Fu)教授,機器人的泰斗Geroge Saridis及Richard Paul,還有計算機分布式計算泰斗H.J.Siegal這些知名學者。”陳俊龍回憶道。

    陳俊龍:人工智能招賢時 海外歸來到琶洲

    陳俊龍在普渡大學得獎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在上世紀80年代,美國大學所教授的是當今國內相當火熱的領域智能制造、機器人和通訊等。“那個年代在美國大學里十分紅火的還有芯片制造,當時并不這么稱呼,而是叫‘大規模集體電路’。”在芯片和自動化機器人兩個領域,陳俊龍選擇了后者。在開創者之后,陳俊龍說自己屬于自動化機器人領域的“第二代”。和他同屬一代的人,還有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分校徐揚生校長/院士。“徐校長團隊做自動化機器人在國內算是領頭羊。”

    業界或學界?這是在陳俊龍取得博士學位后面臨的選擇。“如果我的科研方向是芯片,我想應該就去業界了。芯片領域工作機會多,但自動化機器人以及通信控制的工作機會相對少,多集中在軍工領域。我作為中國人無法接觸到核心項目。”

    在高校任教成為一個更佳的選擇。“當然,這不是那么容易的。教學崗位一年,一個專業也就放出幾個名額,而且面臨著很多參與者的競爭。”1989年至2002年期間,陳俊龍任教萊特州立大學計算機科學及工程系,獲終身正教授職稱。該校所在的俄亥俄州位于美國北部,臨近五大湖,一年四季幾乎有9個月是冬天,而冬天基本上都在下雪。對于陳俊龍而言,雖然工作非常順利,但寒冷的冬天是一段比較“難過”的經歷。“此外,俄亥俄州幾乎都是白人,包容程度不及南方城市。”

    陳俊龍:人工智能招賢時 海外歸來到琶洲

    陳俊龍在阿姆斯壯太空人像旁。受訪者供圖

    2002年至2010年,陳俊龍離開工作13年的北方,去往位于美國南方的得州,任教得州大學圣安東尼分校電機及計算工程系,后擔任該系系主任/副院長。“得州的天氣溫暖,這一點很像廣州。”

    2009年,學界流傳著陳俊龍要另謀新職位的消息。

    “首先,擔任一所大學的系主任/副院長,對于我來說,因為‘玻璃天花板’的原因,再上一層樓非常不可能,雖然我所從事的工作是十分順利愜意的。”“另外,在美國28年的工作總給我一種感覺:是在為別人做事情,這僅僅是一份工作。”

    天命之年回國

    扎根灣區,開啟人生又一個新階段

    由此,2009年年底,50歲的陳俊龍走向了回國的路,希望能為自己國家科技發展作出貢獻。

    “我十分感謝當年和澳門大學校長趙偉的知遇。”陳俊龍評價道,“他深刻地改變影響了我人生走向。”趙偉校長是計算機領域的知名學者、教育家,他從美歸國回到澳門,彼時正在澳門大學招募院長。最終,陳俊龍決心前往澳門大學科技學院擔任院長。

    陳俊龍:人工智能招賢時 海外歸來到琶洲

    陳俊龍和澳門大學校長趙偉。受訪者供圖

    在陳俊龍擔任科學與技術學院兩任院長的時間里2010年至2017年,澳門大學科研實力有了極大提升。陳俊龍推出獎勵機制,鼓勵學院教師從事科研,澳門大學工程學科及計算機學科在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影響力排名中,雙雙進入全球排名前200名。時至今日,澳門大學已建起2個國家重點實驗室,澳門地區總共已有4個。

    他對澳門工程教育留下更具歷史意義的貢獻是,澳門大學工程學科及計算機學科獲得了《華盛頓協議》的認證和《首爾協議認證》。這意味著澳門大學擁有了培養國際認可的工程類、計算機類全球性人才的能力。“這對我來說,其實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因為我在美國大學擔任系主任的時候就有類似的經驗,也擔任過評委。”來到澳門大學后,陳俊龍對學科進行了重組,搭建了香港、澳門兩地學術交流的渠道,跟香港高校教師展開交流,并邀請香港專家指導澳門大學學科教育,促進了澳門工程學科及計算機學科獲得“雙認證”。

    陳俊龍:人工智能招賢時 海外歸來到琶洲

    澳門大學博士生答辯現場,陳俊龍坐于一排左一。受訪者供圖

    長期的科研經歷為陳俊龍積累了豐富履歷和極高榮譽。他是2018-2021年Clarivate Analytics的全球高被引科學家,同時也是中國自動化學會副理事長、歐洲科學院院士、歐洲科學與藝術院院士。2016年,他獲得了母校美國普渡大學的杰出電機及計算機工程獎。2018年,又獲得了美國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系統科學控制論的最高學術維納獎。

    陳俊龍:人工智能招賢時 海外歸來到琶洲

    陳俊龍在澳門大學工作期間,獲得的匈牙利布達佩斯Obuda 大學的榮譽學位。受訪者供圖

    2019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提出。“在我任職澳門大學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期間,粵港澳大灣區的概念已經提出,澳門和珠海的合作愈加緊密。”期間,他成立了珠海澳大科技研究院,陳俊龍擔任創院院長,拉開了澳門大學科研成果在灣區更多城市落地轉化的序幕。

    “澳門地方小,除了**業發達之外,其他產業發展有限,科技成果的轉化也比較受局限。”而灣區其他城市產業相對發達,擁有科技成果轉化的良好土壤。2019年,在眾多灣區高校中,陳俊龍選擇了華南理工大學,擔任計算機科學與工程院院長,此后兼任琶洲實驗室副主任。自此,陳俊龍來到廣州,繼續扎根灣區,開啟了人生又一新階段。

    牽手琶洲強化算法實力

    為廣州企業數字化賦能是道必答題

    今年,廣州海珠區數字經濟產業向縱深發展,瞄準算法領域,探索算法產業化,首次啟動廣州琶洲算法應用國際大賽。關于算法,作為琶洲實驗室副主任的陳俊龍亦有一些想法。

    年初之時,琶洲實驗室牽頭成立了琶洲算法產業聯盟,琶洲科技型頭部企業加盟,擰成一股繩,構成了琶洲算法實力的強勢代表。琶洲算法能力怎么提升,強不強?擁有豐富國外科研經驗的陳俊龍將目標鎖定在國際性賽事上。“去國際性高性能計算競賽刷榜。我們希望聯合深圳的鵬城實驗室的算力,一起參與國際競賽,展示我們的算法實力。”陳俊龍希望以此提升琶洲算法實力在國際上的知名度,亦以此提升琶洲企業的算法實力。

    陳俊龍:人工智能招賢時 海外歸來到琶洲

    琶洲實驗室外景。琶洲實驗室供圖

    此外,琶洲實驗室作為坐落于廣州人工智能與數字經濟試驗區琶洲核心片區的省級實驗室,如何為廣州本土企業數字化賦能,是一道必答題。陳俊龍透露,琶洲實驗室或將成立算法賦能部,依托現有成熟的數字化平臺,借助華南理工大學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院的科研力量加以完善,為廣州的中小企業提供數字化解決方案。

    未來國際競爭的制高點是人工智能。陳俊龍在多次公開場合表示,“各行各業都在使用人工智能,這成為行業向上發展的支撐力量。”在他看來,人工智能的方向是仿人,現又賦能到數字經濟的應用,誰在某個領域搶占了先機,誰就能成為這個行業的領頭羊。“在國際性的平臺上,你的產品更智能,才更有競爭力。”

    “琶洲的人工智能產業水平能夠代表廣州水平。廣州各區的特長有所不同,海珠區發展人工智能與數字經濟產業是國家當下大力提倡鼓勵,未來長期的發展前景十分樂觀。”陳俊龍說道。

    觀點

    首提“寬度學習系統”實現邊緣端智能學習

    陳俊龍:人工智能招賢時 海外歸來到琶洲

    2021年,陳俊龍獲得2021年度IEEE約瑟夫沃爾終身成就獎,成為首位獲此殊榮的中國學者。IEEE約瑟夫沃爾終身成就獎于1991年設立,旨在表彰在系統工程概念、方法、設計、教育或管理方面作出杰出專業服務或貢獻的學者,往屆獲獎者有被譽為“模糊數學之父”的著名學者拉特飛扎德等人。同年,陳俊龍榮獲我國人工智能學會吳文俊人工智能杰出貢獻獎。

    耀眼的成績基于重要的研究成果。2018年,陳俊龍在業界率先提出“寬度學習系統” (BLS)這一概念。作為有別于當下已被廣泛運用的“深度學習網絡”的新提法,BLS在橫向拓展和增量學習方面具有明顯優勢。“‘深度學習網絡’在上世紀80年代,我攻讀博士學位的時候就有涉及。直到2007年,加拿大Hinton教授在谷歌平臺上運用‘深度學習網絡’去識別貓。在商業力量的推動下,‘深度學習網絡’一時之間廣為人知,實質上它就是‘模式識別’。”

    “‘深度學習網絡’需要建很多層的神經網絡,主要解決調參和層次結構的問題。”陳俊龍進一步解釋道,“例如我給系統一萬張圖片識別,設定好幾十層到百層神經網絡,每層有數百個神經元,不斷去調節參數做識別,直到識別的準確率達到90%多以上或者更高“。

    “‘深度學習網絡’還有一個明顯的問題,就是遇到開放數據時,調試網絡就得設計新結構,從頭計算,可能需要用一天、兩天、甚至一周時間。”陳俊龍說,而寬度學習對開放環境跟數據不需要從頭計算,因為單層的網絡結構要做的是橫向擴展神經元,做增量的計算,讓系統更加精準。對數據流的增加,也不用重新調節網絡結構。

    此外,陳俊龍發現,“寬度學習系統”在增量學習方面十分好用,尤其是在邊緣端的智能。“例如現在的智能駕駛,何時加速、剎車的決定是在云端計算好的,然后放進汽車端去執行。如果沒有邊緣端(汽車端)的智能,假設汽車預見沒有看過復雜的新情況,邊緣端只是依照之前學習過的經驗去做判斷,這種判斷可能會出錯。如果有快速的邊緣計算去做判斷,那么在復雜的情況下可以正確地做出決策。云端的再計算可以在離線的時候再學習更新。”

    “‘寬度學習網絡’可以快速實現邊緣端的計算。再例如,穿戴設備可以自行完成對新情況的新判斷,而不是從云端獲取答案。”陳俊龍解釋道,這可以實現邊緣端智能學習。

    陳俊龍還提到,今年圖靈獎獲得者的高性能+人工智能計算里,有一些計算和他所提出的“寬度學習網絡”計算十分類似。“以BLS為基礎的動態神經網絡賦予邊緣端智能學習功能的邊緣計算在將來擁有無限前景。”

    采寫丨南都記者 代國輝 葉黃麗/文

    攝影丨南都記者 鐘銳鈞(除署名外)

    贊助本站

    人工智能實驗室
    AiLab云推薦
    展開
    Copyright © 2010-2022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公司動態 | 免責聲明 | 隱私條款 | 工作機會 | 展會港 | 站長號
    18禁无遮拦无码国产在线播放

    <table id="ej5zp"></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