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ej5zp"></table>

  •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

    人工智能寫作并非人類的“創作”工具
    來源:互聯網   發布日期:2022-02-24 08:57:10   瀏覽:12725次  

    導讀:文/ 金瑋 北京市中凱律師事務所 人工智能程序生成的文字是否能夠被《著作權法》保護已被較多地討論。其中支持其具有可版權性的一方的一種觀點認為:人工智能程序是人類為了創作而開發并使用的工具,因此,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是人假借于物進行創作,其生成...

    文/ 金瑋 北京市中凱律師事務所

    人工智能程序生成的文字是否能夠被《著作權法》保護已被較多地討論。其中支持其具有可版權性的一方的一種觀點認為:人工智能程序是人類為了“創作”而開發并使用的“工具”,因此,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是人“假借于物”進行“創作”,其生成的文字體現了人類的精神思想和獨創性表達,也屬于人類創作的文字,故具有可版權性。

    對于這種觀點,需要考慮的是,在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過程中,其對生成文字所起到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是如同鋼筆、鍵盤、輸入法一樣將人類的思想和表達落實在紙張或磁盤上,還是其他形態?其到底是不是人類“創作”的工具?

    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的過程分析

    人創作文字過程

    對于人類來說,人的正常寫作總是先進行思考活動。通過認知到的事實和或體會到的感受,思考有什么需要闡述,思考如何表達。通過思考,在腦海中形成文字,默讀它們,斟酌、選擇,然后用文字符號將自己選擇和確定的文字記錄下來。讀者讀到文字符號段落后,體會到作者的思想。整個過程如下:

    作者在腦海中形成文字段落作者將腦海中的文字段落書寫下來讀者閱讀文字符號段落領會作者的思考。

    人工智能生成文字過程

    而對于人工智能程序來說,按照媒體報道以及一些人工智能公司的描述,人工智能寫作程序一般使用算法、規則、模板,通過輸入的素材生成文字符號段落。例如,寫財經報道的程序會形成財經報道模板,依據素材(例如公開的財務報表)形成財經報道;寫體育報道的程序會依據賽場比分情況自動套用相應的模板,生成文字符號段落描述賽場的比賽狀況。

    雖然人類在設計人工智能程序時對模板、用詞規則等進行過思考,但在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符號段落前,人并沒有看到最終生成的文字符號段落,人沒有在腦海中形成要表達的文字。只有在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符號段落后,人才讀到了文字符號的段落,才將其閱讀,進而了解其思想。整個過程如下:

    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符號段落讀者閱讀文字符號段落領會符號段落的思想。

    所以,筆者認為,對于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沒有人類在腦海中思考形成其所要表達的文字的過程,因此不能說人工智能程序是人類的“創作”的工具。

    兩個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的例子

    我們也許會問,在生成文字段落時,如果沒有人類通過思考從而在腦海中形成文字段落,如何能生成文字,再被讀者領會為思想呢?筆者的回答是,文字符號段落被讀者領會為思想并不一定是其在生成時因人類的相應思考而形成,只要文字符號段落的生成結果符合一定的語法規則、成文習慣、邏輯規則,就能被讀者作為思想而領會,即便它本身不是因思考而生成。

    下面,筆者舉兩例子來說明,沒有人類在腦海中思考形成其所要表達的文字,由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段落,并被領會的情形。

    第一個例子:人工智能體育報道程序

    甲足球隊與乙足球隊進行比賽,甲隊在23分鐘,78分鐘進兩球;乙隊在80、86、92分鐘(加時)進三球。A公司人工智能寫作程序讀取了兩隊進球時間數據后,自動生成一則體育報道:“甲乙兩隊在某日進行比賽,甲隊在23、78分鐘分進兩球,但在最后10分鐘未能咬緊牙關,被乙隊連灌三球,痛失好局,令人扼腕。”其中,A公司程序員事先就設計了依據比賽進球時間數據可套用的“先贏后輸”模板,并在模板中事先確定可以使用“未能咬緊牙關”、“痛失好局”、“令人扼腕”等表達。

    但是,A公司程序員或A公司均無人觀看了這場凌晨進行的比賽,都在家中睡覺(或者,由于全球賽事太多,他們都不記得這場比賽的存在),他們在第二天早晨才在A公司網站上看到這條人工智能程序生成的新聞。生成該報道時,A公司程序員和A公司對這場比賽并沒有目睹到或了解到甲隊先贏后輸的事實,也沒有人對甲隊表現進行“未能咬緊牙關”的性質認定,也沒有體會過“痛失好局”的痛苦感,感受到“令其扼腕”般的惋惜。生成這則報道時,并非基于一個人類作者對這場比賽的事實的認知、情感、感受和判斷,更沒有人針對這場比賽在腦海中形成文字符號段落。但依據體育賽事數據和用詞的對應關系,人工智能程序依然生成出一則報道。

    筆者認為,這則報道實際是一則違反新聞倫理的“偽報道”,因為其并非是人對事實的觀察、認知、感受、思想的表達,而是計算機“模擬一個人類”面對這個現實“有可能”做出怎樣的表達。由于《著作權法》所說的“創作”是指人類對思想、情感的表達,所以A公司或程序員對人工智能程序的使用,并非是作為著作權法上所說的“創作”工具使用,而是作為“生產”工具來使用。

    第二個例子:人工智能寫詩程序

    筆者用自己設計的人工智能程序來實現寫詩的功能。筆者先來給人工智能程序設定一個模板,這個模板來源于胡適的《夢與詩》的句子:

    …醉過才知酒濃,

    愛過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詩,

    正如

    我不能做你的夢。

    筆者依據詞性規律轉為模板:

    不及物動詞+“過才知”+名詞+形容詞

    不及物動詞+“過才知”+名詞+形容詞

    名詞A+“不能做”+名詞B+的+名詞

    “正如”

    名詞B+“不能做”+名詞A+的+名詞

    下面筆者來選取素材,筆者將尼采的《扎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任取一頁,291頁,假設筆者的人工智能程序能夠嚴格按順序識別出符合詞性的詞語作為模板素材:

    不及物動詞:呼嘯

    名詞:海面

    形容詞:炎熱

    不及物動詞:長吁短嘆

    名詞:牙齒

    形容詞:聰明

    名詞A:恣意

    名詞B:好意

    名詞:冬天

    名詞:寒風

    套入模板,生成詩句A:

    呼嘯過才知海面炎熱

    長吁短嘆過才知牙齒聰明

    恣意不能做好意的冬天

    正如

    好意不能做恣意的寒風

    下面筆者再來選取另一素材,筆者將《格林童話》任取一頁,89頁,人工智能程序嚴格按順序截取符合詞性的詞語作為模板素材:

    不及物動詞:等候

    名詞:萵苣

    形容詞:野

    不及物動詞:爬

    名詞:塔頂

    形容詞:野

    名詞A:女人

    名詞B:面容

    名詞:眼睛

    名詞:怒火

    套入模板,生成詩句B:

    等候過才知萵苣野

    爬過才知塔頂野

    女人不能做面容的眼睛

    正如

    面容不能做女人的怒火

    詩句A的第一、二句都相當“成功”。“呼嘯過才知海面炎熱”,雖然詩句沒有寫主語,但通過呼嘯、海面兩個詞語,可以推測其描述的是海風。海風知道海面的炎熱,使用了擬人的手法。而“呼嘯”又充滿了動感、力量感,似乎告訴我們要體會熱帶海面的溫度,要像海風一樣充滿激情地去呼嘯、去領略。“長吁短嘆過才知牙齒聰明”,則告訴我們,要聲情并茂地去說話才能領會語言在人的齒間所能產生的魅力。

    筆者作為這個寫詩程序的設計者和使用者,雖然在程序的設計中有所思考和選擇,但在寫詩程序運行前,在腦海中完全沒有形成詩句所體現出的思想和表達。寫詩程序依據素材運行后,兩段文字符號段落形成,才能讀出思想了。所以,由于筆者并沒有形成這些詩句的思想,筆者對人工智能程序的使用,并非是作為著作權法上所說的“創作”工具使用,而是作為“生產”工具來使用。

    此外,程序依據素材的不同,產生了詩句A和詩句B,如果人工智能程序是作為我的創作工具使用,必然依賴于我“每次”的創作思想和獨創性表達。但事實上,我僅在設計程序時對程序進行了“一次”思考,此后程序產生不同文字段落完全是因素材的不同而導致的,我并沒有進行創作,也說明人工智能程序不是我創作詩的工具,而是“生產”工具。

    結 論

    筆者認為,由于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符號段落時,沒有人類在腦海中思考形成其所要表達的文字的過程,因此不能說人工智能程序是人類的“創作”工具。上面兩個例子也說明,人工智能程序生成文字具有“生產”屬性。而《著作權法》保護的是人類的創作,保護人類的獨創性表達,所以用《著作權法》來保護人工智能“生產”的文字,使得其獲得與“人類創作”同樣的保護理由和同等的保護力度,并不合理。

    (本文為授權發布,僅代表作者觀點,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星標”、“轉發”、“在看”,給小編加雞腿哦!

    近期活動

    歡迎各位知識產權法律界人士積極參與

    人工智能寫作并非人類的“創作”工具

    希望新文娛領域法律界、行業界人士踴躍推薦

    人工智能寫作并非人類的“創作”工具

    贊助本站

    人工智能實驗室
    AiLab云推薦
    展開
    Copyright © 2010-2022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公司動態 | 免責聲明 | 隱私條款 | 工作機會 | 展會港
    18禁无遮拦无码国产在线播放

    <table id="ej5zp"></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