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ej5zp"></table>

  •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來源:互聯網   發布日期:2022-04-07 21:58:46   瀏覽:2838次  

    導讀:新智元報道 編輯:袁榭 好困 【新智元導讀】DeepMind正在成為AI界的創業黃埔,走出了大批搞AI企業的創業人。 在過去幾年里,谷歌旗下的人工智能研究實驗室DeepMind已經成為頂級人工智能人才的寶庫。 自從谷歌在2014年以約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這家總部位于倫...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新智元報道

    編輯:袁榭 好困

    【新智元導讀】DeepMind正在成為AI界的創業黃埔,走出了大批搞AI企業的創業人。

    在過去幾年里,谷歌旗下的人工智能研究實驗室DeepMind已經成為頂級人工智能人才的寶庫。

    自從谷歌在2014年以約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這家總部位于倫敦的初創公司以來,DeepMind在AI界屢有劃時代突破:

    創建了可以在棋盤游戲中擊敗人類冠軍的AI AlphaGo;

    創造了對解決結構生物學的基本問題有助力的AI AlphaFold;

    成功使用AI控制可控核聚變實驗。

    AI業的「黃埔」

    根據Linkedin的數據,該公司由Demis Hassabis、Mustafa Suleyman和Shane Legg于2010年創立,在大西洋兩岸擁有約1200名員工。

    其中越來越多的老員工在辭職后創辦自己的非營利組織和初創公司。在Insider梳理的DeepMind前員工創立的14家企業中,有11家成立于2020年或更晚。

    其中包括原始聯合創始人Suleyman與Linkedin億萬富翁Reid Hoffman共同創立的新AI創業公司Inflection,以及谷歌老員工Andrew Eland的城市規劃咨詢公司Diagonal。

    前DeepMind員工Jack Kelly的非營利組織Open Climate Fix得到了谷歌的支持,而前工程師Miljan Martic和Peter Toth的 Web3企業Kosen Labs得到了風投企業Andreessen Horowitz的支持。

    1. Karl Moritz Hermann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Karl Moritz Hermann在DeepMind工作了5年,然后辭職推出了AI驅動的個人助理Saiga。

    創業時間:2020

    支助者:風投企業Seedcamp和Mosaic Ventures。

    具體工作:Karl Moritz Hermann 在DeepMind于2014年收購了他的上一家初創公司 Dark Blue Labs 時加入了該公司。

    然后,他在公司工作了五年多,在倫敦和柏林之間來回遷徙,擔任研究科學家。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在DeepMind幫忙打造語言研究小組,但我一直知道我最終想再次走出去,建立另一家公司!

    現在,他正在柏林與他的聯合創始人Sophia H fling和Michael Fialik一起開發AI驅動的個人助理Saiga。

    Hermann表示,目前產品在英國和德國都可以使用。通過接管日常管理任務Saiga可以幫助用戶從生活中獲得更多便利,例如「安排牙醫預約,或預訂餐廳和假期」。

    2. Trevor Back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Trevor Back在成立Shift Lab之前在DeepMind工作了近十年,創業新項目正在開發可以「打造一個遠遠更美好的明天」的AI。

    創業時間:2021

    支助者:未公開。

    具體工作:在將近十年的時間里,愛丁堡大學的畢業生Trevor Back在DeepMind的隊伍中不斷晉升,在獲得公司科學和商業部門的高級職位之前,他擔任了一系列產品經理職務。

    去年,Back決定放單飛、開創新企業Shift Lab,這是一家承諾為「遠遠更美好的明天」開發AI的新企業。

    公司仍處于隱秘模式,細節很少,但Back正在四處招人,特別是軟件、機器學習工程師,以及研究科學家。

    3. Mustafa Suleyman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Deepmind聯合創始人Mustafa Suleyman與前同事Karen Simonyan和Linkedin億萬富翁Reid Hoffman合作。

    創業時間:2022

    支助者:風投企業Greylock Partners。

    具體工作:Mustafa Suleyman是DeepMind的三位聯合創始人之一,與英國人Demis Hassabis和Shane Legg并列。

    在一系列員工的霸凌指控之后,Suleyman從DeepMind的職位調到了母公司谷歌的副總裁職位。

    自從這些指控首次被報道后將近一年的時間里,蘇萊曼宣布他將離開谷歌,加入風險投資公司Greylock Partners。

    在播客采訪中,Suleyman被問及他的「激進的管理風格」。

    「我在2017年和2018年有一段時間心緒不佳,有幾個同事抱怨我的管理風格,我真的搞砸了,」他回答說,并補充說他「對那次的影響和造成的傷害感到非常抱歉!

    2022年初,Suleyman透露他將與億萬富翁、Linkedin聯合創始人Reid Hoffman以及前DeepMind研究員Karen Simonyan一起創辦一家新的AI創業公司Inflection。

    根據CNBC的報道,該公司的目標是「開發人工智能軟件產品,使人類更容易與計算機交流!

    4. Andrew Eland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Andrew Eland辭去了他在DeepMind的高級職位,創立了城市規劃咨詢公司Diagonal。

    創業時間:2019

    支助者:未公開。

    具體工作:Diagonal是一家專注于改善公共空間和城市基礎設施的數據科學咨詢公司,據其網站稱,該公司主要與「城市設計工作室、規劃師、房地產開發商、公共機構和研究機構」合作。

    曾任 DeepMind工程總監的Andrew Eland于2019年離職,創辦了自己的創業公司。

    他說:「我們自己開始創業,因為我們沒有看到其他人在構建我們想象中的那種城市數據分析軟件!

    該公司的使命宣言是「提高城市居民的生活質量」。

    5. Adji Bousso Dieng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Adji Bousso Dieng希望通過她的非營利組織The Africa I Know來改變故鄉的固有印象。

    創業時間:2020

    支助者:未公開。

    具體工作:Adji Bousso Dieng在擔任谷歌全職研究科學家之前曾在DeepMind實習,并稱前者是「進行AI研究的非常特別的地方」。

    「你可以在喝咖啡的時候與任何團隊中的任何人交流想法,或者跳起來在白板與同事一起寫下點子!顾f!肝伊私獾,當人們大規模合作時,AI研究可以獲得偉大的成就!

    她創立了非營利組織The Africa I Know,以幫助改善非洲大陸的理科教育,她說她在塞內加爾考拉克長大時「錯過了」這一點。

    「TAIK 的使命是創造一個世界,讓年輕的非洲人擁有建設自己的大陸所需的信心和教育,」她說。

    6. Miljan Martic和Peter Toth

    Miljan Martic和Peter Toth為他們的加密貨幣企業Kosen Labs贏得了風投企業Andreessen Horowitz 的支持。

    創業時間:2021

    支助者:風投企業Andreessen Horowitz和Framework Ventures。

    具體工作:根據聯合創始人和前DeepMind研究工程師Peter Toth在Medium上的一篇文章,Kosen Labs「旨在將先進AI的優勢帶入Web3世界」。

    Web3已經成為一個包羅萬象的術語,代表未來互聯網的一個愿景,包括了從元宇宙到加密貨幣和去中心化應用程序的所有內容。

    Toth在DeepMind工作了大約三年,然后決定與同事Miljan Martic合作開展他們自己的Web3項目,該項目贏得了風投企業Andreessen Horowitz的支持。

    Toth寫道,Kosen Labs的第一個項目將涉及將AI應用于加密貨幣交易,并補充說人工智能在Web3中的應用「仍處于起步階段」。

    該公司也在招攬工程人才。

    7. Tiago Ramalho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Tiago Ramalho在建立自己的公司Recursive AI之前搬到了日本。

    創業時間:2020

    支助者:未公開。

    具體工作:在DeepMind工作了三年后,Ramalho在日本AI公司Cogent Labs短暫地擔任過研究科學家,之后創辦了自己的初創公司:AI咨詢公司Recursive。

    Ramalho說:「我決定在世界另一端建立一家公司,但最重要的是通過將美國和歐洲正在進行的AI創新,與只有在日本才能找到的工業工藝聯系起來,產生巨大的影響潛力!

    他補充說,該公司正在與「大公司合作,并從基礎開始開發創新項目」。

    例如,一家醫療診所正在利用Recursive的專業知識來幫助醫生預測患者的手術結果。

    8. Hugo Penedones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AlphaFold團隊的創始成員Hugo Penedones辭職,創立AI公司Inductiva 。

    創業時間:2021

    支助者:未公開。

    具體工作:Hugo Penedones是AlphaFold團隊的創始成員,該團隊領導了DeepMind在蛋白質折疊方面的開創性工作,這是結構生物學領域的一項重大挑戰。

    「我真的很喜歡將機器學習應用于基礎科學問題,并與具有不同背景的杰出人士互動,」

    他在葡萄牙的新企業Inductiva也面臨著類似的任務:將機器學習算法應用于高級數學、物理和科學問題。

    Penedones表示,他與聯合創始人Luís Sarmento和Clara Gon alves的使命是「通過加速基礎科學研究,最大限度地發揮積極的現實世界影響」。

    9. Martin Schmid、Matej Moravcik和Rudolf Kadlec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Martin Schmid、Matej Moravcik和Rudolf Kadlec聯手推出了EquiLipe。

    創業時間:2022

    支助者:風投企業Credo Ventures、Rockaway Capital 和 Miton VC。

    具體工作:先是在IBM、然后在DeepMind擔任AI研究科學家的大部分時間里,Martin Schmid與他的前同事Matej Moravcik和Rudolf Kadlec一起搬到了布拉格,于 2022年初推出了EquiLipe。

    用施密德的話來說,EquiLipe 正在「構建下一代算法交易」,這是一種機器驅動的金融服務,可以根據輸入其系統的數據提出金融交易建議,或者代表用戶自動執行訂單。

    施密德稱:「雖然算法交易仍然主要使用相當古老的模型和方法,但我們計劃在此領域應用我們擅長的最先進的機器學習!

    談到他退出DeepMind的決定,施密德說:「真的很難做這個決定。我愛我的同事,但我們如果放棄這個機會會后悔的!

    10. Vedavyas Panneershelvam和Jim Gao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Vedavyas Panneershelvam和Jim Gao聯手創辦了能源公司Phaidra。

    創業時間:2020

    支助者:風投企業Flying Fish 和 Firstminute Capital。

    具體工作:Jim Gao和Vedavyas Panneershelvam是DeepMind最資深的研究人員之一,后來他們辭職成立了Phaidra,一家致力于將AI應用于主要工業項目的公司。

    Jim Gao曾帶領14人的團隊幫助Google將其數據中心冷卻費用減少了40%,這是一項重大創新,為Phaidra的大規模解決方案鋪平了道路。

    根據該公司的網站,其技術已用于工業制造項目和化學工程。

    11. Jack Kelly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Jack Kelly在DeepMind工作時受到啟發,利用AI應對氣候變化。

    創業時間:2019

    支助者:谷歌、英偉達和艾倫圖靈研究所

    具體工作:Open Climate Fix是一家總部位于倫敦的非營利組織,該組織的官方網站稱其「完全專注于幫助能源界大規模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我在 DeepMind 的時間里學到了很多東西,」聯合創始人 Jack Kelly說。

    「我學到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對使用機器學習來幫助緩解氣候變化的可能性更加樂觀!

    在加入DeepMind之前,Kelly表示他「接近放棄」使用人工智能來幫助應對氣候變化的想法。

    但在公司前團隊負責人、現在能源初創公司Phaidra的聯合創始人Jim Gao手下工作改變了他的想法和態度!讣返臒崆楹蜆酚^非常具有感染力!

    自三年前推出以來,Open Climate Fix贏得了包括谷歌、英偉達和艾倫圖靈研究所在內的支持者。

    正在進行的項目包括太陽能吸收的預測工作,有望使其成為企業和政府風險較小的投資項目。以及一個開源數據收集項目,致力于改善機器學習模型在風電場中的使用。

    12. Tejas Kulkarni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Tejas Kulkarni決定讓Common Sense Machines「在研究論文之外取得突破」。

    創業時間:2020

    支助者:未公開。

    具體工作:Common Sense Machines正在訓練AI模型以創建現實世界的逼真3D模擬。然后可以將此類模擬編程到自動化機器中,使它們能夠更快、更準確地進行生產線流程。

    「我在DeepMind的那段時間是一生中最具創造力的時期之一。我親身體驗了聰明人的力量與堅定的信念和一致的激勵措施可以創造科學突破,」創始人Tejas Kulkarni稱,他在DeepMind擔任研究科學家三年有余。

    當被問及為什么他決定獨自創業時,他說他被「在研究論文之外取得突破,并創造現實世界中可擴展影響的機會」所驅使。

    13. Darrel Adjei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Darrel Adjei正在與支付初創公司Fuse一起「打造金融科技的多玩家局面」。

    創業時間:2017

    支助者:Y Combinator創始人Paul Graham和Gmail發明者Paul Buchheit

    具體工作:2021年,前DeepMind和谷歌工程師Darrell Adjei被聘為支付公司Fuse的創始工程師。

    Fuse是一種智能卡,它聲稱「讓你立即與任何支付方式分手」,挑戰了Splitwise和Venmo等支付應用的主導地位。

    Adjei說:「DeepMind 是一個很好的學習環境,但我不能忽視這樣一個事實,即所有高級領導層都在早年開過公司,我知道這也是我的道路!

    這家總部位于倫敦的金融科技公司最初是工程專業畢業生Lando Vago-ughes的創意,他在南安普頓大學學習期間就開始將這個想法落實。

    14. Demis Hassabis

    DeepMind成為AI界創業加速營:3年17名資深員工與高管離職

    DeepMind聯合創始人Demis Hassabis還在,但在Alphabet旗下成立了Isomorphic Labs。

    成立時間:2021

    支持者:谷歌母公司Alphabet。

    具體工作:Demis Hassabis現在還留在DeepMind,不算是放單飛創業的前員工。

    但他目前兼任DeepMind AI實驗室和Isomorphic Labs的首席執行官,后者是他在職創辦的、歸于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新企業。

    在前些年的一篇博客文章中,Hassabis說他希望「以AI為先的方法,從基礎原理開始重構整個藥物發明過程!

    「我能想到的AI最重要的應用之一是生物和醫學研究領域,這是我多年來一直熱衷于解決的難題」他寫道。

    「現在是時候以Isomorphic Labs將帶來的專注和資源,加快推進這一進程了!

    雖然從那時起,該項目的細節很少出現,但該公司正在接受「生物學家、藥物化學家、生物物理學家、臨床醫生、計算科學家和機器學習專家」的申請。

    參考資料: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former-deepmind-employees-who-founded-own-AI-startups-2022-3

    贊助本站

    人工智能實驗室
    AiLab云推薦
    展開
    Copyright © 2010-2022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公司動態 | 免責聲明 | 隱私條款 | 工作機會 | 展會港
    18禁无遮拦无码国产在线播放

    <table id="ej5zp"></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