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ej5zp"></table>

  •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來源:互聯網   發布日期:2022-04-09 09:53:55   瀏覽:305次  

    導讀:文 | 闌夕工作室 從波羅的海的斯德丁到亞得里亞海邊的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落下來。 1946年3月,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在應邀訪問美國期間在密蘇里州威斯敏斯特學院發表了題為《和平砥柱》后來被更多稱之為鐵幕演說的演講。 這場演講拉開了二戰...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文 | 闌夕工作室

    “從波羅的海的斯德丁到亞得里亞海邊的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落下來。”

    1946年3月,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在應邀訪問美國期間在密蘇里州威斯敏斯特學院發表了題為《和平砥柱》后來被更多稱之為“鐵幕演說”的演講。

    這場演講拉開了二戰結束后美蘇冷戰格局的大幕,而在短短幾年后,剛成立的新中國就遭遇了資本主義陣營的政治孤立、經濟制裁與軍事封鎖。

    面對新中國百廢待興、百業待舉的困難局面,華羅庚、錢學森、李四光、錢三強、周培源、鄧稼先、王淦昌、蘇步青等一大批留學生群體毅然回國,在極其艱難困苦的條件下嘔心瀝血、頑強拼搏,為祖國建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偉大貢獻。

    正是在這些老一輩科學家的帶領下,國人歷經數年時間艱苦攻堅,完成了國家工業基礎設施建設,也為日后更多領域科研突破乃至新中國各項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矗

    歷史總是相似的,70年后的今天,以信息科技為核心的新一代科技革命浪潮席卷全球,我國卻再度遭遇了重重封鎖和狙擊從2018年開始,美國商務部就不斷拋出“實體清單”全力打壓中國科技企業,其中被制裁企業數量超過200家,人工智能及高新科技企業占比超40%。

    作為決定了人類社會下一階段的核心科技力量,發展人工智能的重要意義無需贅言。新的使命已經落在了新一代人的身上,命運拐點就在前方。

    1

    人工智能的源起與格局

    讓我們先把時鐘撥回到65年前。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 參加達特茅斯會議的科學家們

    1956年,馬文明斯基和由他設計和建造的世界上第一個神經網絡模擬器Snare在達特茅斯會議上亮相,這場會議也成為了AI的起點。在此后的60多年里,AI領域的發展可以被歸納為三波浪潮:

    第一波浪潮是在1950年代~1980年代,主要表現為算法、方法論及早期AI系統的誕生,即AI從理論向實踐的過渡,盡管算法雛形初現,但局限于算力不足,這一階段的AI并沒有真正落地應用;

    第二波浪潮是在1980年代到2000年代,AI開始向更專業化的方向發展,嘗試專注于解決實際問題。AI計算機、多層神經網絡和BP反向傳播等方算法的突破及語音識別和語言翻譯等均誕生于這一階段;

    第三波浪潮是從2006年至今,在神經網絡深度學習理論的誕生和指導下,依托計算機性能提升和海量數據不斷積累,AI在語音識別、圖像識別、自然語言理解等領域取得突破性進展,技術產業化趨勢不斷加快。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而我國AI發展起步于1980年代,在此之前不僅受資本主義陣營重重封鎖打壓影響,國內技術發展本身也處于對計劃經濟時期的矯正和摸索狀態。

    從80年代開始,改革開放推動下,我國開始大量引入和模仿國外先進技術。進入新千年后,從模仿學習到創新突破成為了我國信息技術產業發展的主航道。

    起步晚、發展快是我國AI產業的主要特征,事實上,在全球AI領域進入第三波浪潮后,我國已經在多方面迎頭趕上。到2018年,我國AI專利數量達全球第二,AI企業數量也位居全球第二。

    這離不開的是新一代技術領軍者們的勵精圖治,時至今日,在我國AI產業領域一線創業拼搏的擎旗者大多為80后,其中諸多領跑企業更已經成為我國AI產業發展史的一個縮影。

    如果說國內AI企業如今稱得上是燦若繁星,那么被稱為是AI四小龍的云從科技、商湯科技、曠視科技和依圖科技無疑是最明亮的四顆,它們也成為了中國AI產業發展史的一個縮影。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4月6日,證監會批準了云從科技在科創板上市的注冊申請,這意味著云從科技很可能將成為“AI四小龍”中第一家成功沖刺科創板的公司。

    自2020年12月遞交IPO申請,到2021年7月成功過會,再到如今的獲準上市,云從科技沖刺科創板的歷程并不短。

    但如果從其誕生的2015年算起,云從的發展歷程卻緊湊且迅捷,在短短6年多時間里,云從不僅實現了從無到有再到迅速成長為AI操作系統與平臺領域執牛耳者,還在推動技術突破創新和應用落地方面屢破世界紀錄。

    這其中,云從還參與了國家級、省部級、地市級以及重點科研院校的27個重大專項科研項目,在多個國家級AI智能項目中擔任牽頭單位,更參與了人工智能國家標準、公安部行業標準等30項國家和行業標準制定工作。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這恰恰與整個中國AI產業只用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的時間就跑完了其他國家全程的發展歷程遙相呼應,成為了國內AI產業起步晚、發展快的一個切面。

    有趣的是,云從科技創始人周曦在冥冥中也與AI浪潮結下了許多奇妙的緣分。

    1981 年,人工智能學會在長沙成立,這標志著國內AI研究的正式起步,同年周曦出生。

    2006年,多倫多大學計算機系教授Geoffrey Hinton在《science》上刊發了一篇關于“神經網絡如何通過無監督學習減少出錯”的論文,標志著神經網絡深度學習的誕生,隨之掀起AI第二波浪潮。

    同年,周曦進入UIUC師從“計算機視覺之父”黃煦濤教授,主攻方向從語音識別轉向圖像識別,通過在這兩大領域的深入研究、實踐與融合碰撞,為日后帶隊拿到六次世界智能識別大賽冠軍、發表數十篇權威論文奠定了基矗

    2011年,IBM開發的自然語言問答計算機沃森在美國老牌益智節目《Jeopardy7中擊敗兩位人類冠軍選手,為從弱AI走向強AI指明了一個基于人機協同交互的重要發展方向。

    同年,中國科學院計劃在西南地區籌建研究院,在與籌備人袁家虎院長三次長談之后,周曦毅然放棄在美國的優渥工作與生活,以中國科學院“百人計劃”專家的身份只身歸國,撐起了西南地區AI科研的一片天空。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 周曦(左一)、Thomas S. Huang黃煦濤教授(左二)、袁家虎(右二)

    2015年,機器深度學習領軍企業DeepMind委身谷歌,為日后將全球民眾對于AI的關注推到前所未有高度的AlphaGo與李世石“世紀大戰”打下了第一根楔子。

    同樣是在這一年,身居中科院重慶綠色智能技術研究院信息所副所長的周曦為了將科研成果更多的落地應用,解決實際問題發揮更大價值,辭去了在中科院的穩定工作,帶領團隊再次創業,吹響了云從科技從無到有的進擊號角。

    在投資人、同事等工作伙伴的眼中,周曦是一個融合了科學家思維和企業家特質的人,他既能夠大膽取舍放棄穩定高薪的工作生活,又可以創業6年如一日保持熱情不受外界情緒沖擊。

    這恰恰是那些卓越的科技企業家們所都具備的個人素質從比爾蓋茨到喬布斯,從拉里佩奇到埃隆馬斯克都無不是如此。

    如今回頭看,周曦及云從科技與AI產業的緣分,正應了那句老話,時勢造英雄,也需英雄能夠駕馭時勢。

    2

    中國AI應對機遇與挑戰

    進入新千年尤其是近幾年來,全球AI發展如火如荼,我國亦是如此,一個公認的事實是,盡管目前中國已成為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人工智能大國,但那些業已浮出水面的問題痛點也越來越受到重視在芯片和操作系統兩個核心技術維度被“卡脖子”。

    僅在芯片方面,連續十幾年間,芯片都是我國每年最大單一品類進口商品,貿易價值在原油、鋼鐵之上。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事實上,早在1999年科技部舉辦的“發展我國自主操作系統座談會”上,時任科技部部長徐冠華就曾一針見血的指出,中國信息產業缺芯少魂。芯即芯片,魂即操作系統。

    科技攻關從來都不是一件易事,從理論到科研,從科研到落地,從落地到普及,這一系列AI科技產業化的流程特質都決定了重投入長周期的必然性。

    起步晚決定了我國AI產業從誕生伊始就在“補課”,既要想方設法破除那些手握核心技術的發達國家封鎖,又要沿著別國此前幾十年走過的道路加速追趕,其中艱辛不難想見。

    值得慶幸的是,經過十數年的砥礪前行,現如今我國AI產業在大力攻關核心技術的同時也已經有一系列成果初現。

    這表現在針對“缺芯少魂”這兩大最主要問題層面,以華為為代表的巨頭玩家們積極從芯片硬件層面謀求突破,以云從為代表的新銳企業們則更多的是在操作系統等軟件維度高舉高打。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相較于眾多新聞媒體對國內科技企業發力芯片研發的付出與收獲進行過詳實報道,普羅大眾對于國內AI企業在操作系統方面的發力卻不甚了解,事實上,正如芯片是AI產業的“心臟”,操作系統作為AI產業的“靈魂”,有著同樣重要的地位、價值與意義。

    以云從科技為例,盡管有著清晰的戰略布局和過硬的技術能力,但因為成立時間短,在市場看來一度因“資歷不足”而曾遭遇過坎坷。

    2015年底,云從科技在某個項目進行了7次POC測試(即針對客戶具體應用的驗證性測試),在將項目效果提升兩個數量級、排名第一的情況下,客戶最終沒有采用云從科技的產品,原因就在于剛成立的云從拿不出客戶要求的三年財報。

    剛成立的企業無論是品牌還是資質都更難獲得用戶市場的認可,這并不難以理解,但周曦仍深感自責,在閉關三天反思后,帶領團隊迅速做出整改,此后云從再未因相似問題碰壁。

    如今的云從已經成長為行業佼佼者,其自主研發的人機協同操作系統兼容傳統操作系統與AI操作系統,分別與硬件、軟件解耦,已經落地應用于安防、金融、出行等多個領域。

    所謂人機協同,就是人類通過視覺、聽覺、語音、動作等方式與機器進行交流,融合人類智能和機器智能,協同完成特定工作。

    因為在當前AI技術水平下,人工智能并不具備可以與人類相媲美的在復雜環境下做出創造性決策的能力,通過人機協同,融合人工智能與人類智能的優勢,大量的流程性、重復性工作都由AI承擔,而人更多負責對機器的管理維護和更需創造力的決策工作。

    如果說AI機器人實現的是對人類肢體力量的無限延伸,那么人機協同操作系統就是對人類大腦力量的無限延伸。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云從創始人周曦曾提出在未來三年的核心目標是圍繞人機協同操作系統開拓一條產業鏈,從而成為AI行業的Tier1廠商,因為這將會使得云從更具有不可替代性、話語權強和利潤空間高的標簽,也會讓云從未來實現第二曲線的高增長、高盈利、高穩定更有信心。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過去云從已經在Tier3、Tier2有了一定積累的成果,例如跨鏡追蹤屢破世界記錄以及隱私計算成為行業標準的制定者,以后加強Tier1的建設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重點通過 Tier1和Al精靈產品(OEM),實現對解決方案質的提升。而實現這些的核心底座則是云從的人機協同操作系統CWOS。

    云從期冀于通過人機協同讓頂尖的專家智慧廣泛普及,提升行業乃至社會方方面面的效能。

    正如周曦在談及創辦云從的初衷時所說,“前沿尖端技術的創業,如果研究人員不能親力親為,成功的機會等于零;親力親為,也只有很小的幾率成功...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科研成果能為個人帶來光環,但如果不能解決實際問題仍然是遺憾的。

    如今在金融領域,云從為包括六大國有銀行在內的超過100家金融機構提供產品和技術服務,圍繞營銷、運營和場外等金融服務應用環節,推動全國超過十余萬個銀行網點進行AI升級,全面提升金融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再比如云從攜手海關總署打造的“智慧海關”人機協同操作系統已經應用于某港區。通過實現“AR+VR+AI”的遠程視頻監控作業,系統化提升了監管效率,貨物、運輸工具和艙單申報上線率均達100%,查驗時間由平均4個小時縮短到15分鐘以內,賦能海關口岸擁抱信息化和智能化。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此外,云從還與廣州市政府共建國內首個人機協同開放平臺,為廣州市數字政府、城市大腦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提供支持,在疫情期間落地各類防疫系統,助力機嘗社區、學校等全國防疫控疫工作,助推復工復學工作順利展開,在更多領域以AI之力普惠民生。

    人機協同本質上是人類思維的無限延伸,是弱人工智能走向強人工智能的必經之路。在可預期的未來,云從將打造的是一個類似Windows的城市AI操作系統,基于視覺、語音、數據等AI核心技術閉環,為不同行業平臺提供技術與知識服務能力支持,更為實現智慧城市提供更多可能。

    3

    AI市場全面崛起的更多可能

    其實,AI發展史既是一部信息技術和產業的發展史,也是一部新興企業搶占明日高地的“更迭史”。從第一代信息產業代表微軟、IBM、甲骨文,到第二代互聯網企業谷歌、亞馬遜、BAT,再到第三代專注于AI產品服務的前沿企業,范式轉移下的新興市場總會帶來新的高地,誰能成功站上高地,誰就能把握住未來。

    在AI領域,隨著從基礎支撐、單點突破到綜合應用的各方面都日漸成熟,市場化浪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升高。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根據中國信通院發布的《人工智能發展深度觀察》報告稱,2020年,全球人工智能產業規模約1565億美元,增長12%,其中中國人工智能產業規模大約3100億元,同比增長15%。預計2022年國內AI核心產業規模有望達到1573億元。

    而在IDC的預測中,2022年以前,全球人工智能市場將以每年36%的速度飛漲,到2021年,約75%的企業應用程序會使用到人工智能,2022年,全球的人工智能系統支出將達到792億美元。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在這背后,一方面是國家相關政策對于人工智能的高度認可與支持鼓勵。國務院和相關政府部門已制訂與發布了人工智能相關的多項發展戰略規劃,如《“互聯網+”人工智能三年行動實施方案》、《中國制造2025》和《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等,推動人工智能發展儼然已經成為國家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

    而在去年10月召開的第十九屆五中全會期間發布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

    《建議》中還指出,“要瞄準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生命健康、腦科學等前沿領域,實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戰略性的國家重大科技項目。”人工智能名列前沿科技的第一位,已經足以說明其在重要性上的優先級。

    另一方面,是隨著信息產業硬件基礎設施的日益完善,眾多領域擁抱智能化、信息化的澎湃需求為各個AI細分賽道構建出了可觀的市場前景。

    比如在AIOT領域,基于人機協同下的電視、冰箱、空調等等傳統家居硬件都將被顛覆,成為全新物種也帶來廣闊藍海,這同樣為AI企業提供了一片發光發熱的新陣地。

    在這一領域,小米、曠視、華為等眾多企業紛紛下場布局廝殺,根據IDC的數據預測,到2022年全球AIOT支出將達到1.2萬億美元,其中,僅中國AIOT支出規模就將達到3千億美元,萬億級市場空間已經成為共識。

    AI科技浪潮再攀高:從云從科技IPO獲批說起

    再比如在操作系統與平臺領域,其作為聯結應用與設備的核心發力點,在安防、出行、城建等多個領域正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巨大市場空間也隨之浮出水面。

    例如在安防領域,從金盾工程、天網工程,到雪亮工程,到立體防控體系建設,智能平臺所占比例正在不斷提升。再比如想要構建智慧城市,大量感知、認知、決策數據與人工智能服務需要通過AI平臺進行資源管理與任務調度,AI軟件、系統及平臺占比正在不斷提升。

    同樣以云從為例,除了安防、金融等領域,在智慧出行領域,云從產品和解決方案已在包括中國十大機場在內的100余個民用樞紐機場部署上線。

    不難看出,云從的亮眼表現已經是AI之于B端市場和G端市場正步入爆發前夜的一個最好例證。

    站在更高層次看,無論出于全球浪潮走向,還是國家戰略驅動,亦或是國內發展需要,人工智能時代都是終將到來的那個未來,這也是諸多科幻電影里所暢想的人類未來更多可能所在。

    4

    寫在最后

    被稱為是“中國人工智能之父”的吳文俊先生曾這樣表達對中國AI產業的殷切期盼:“古代中國是腦力勞動機械化的故鄉,也是腦力勞動機械化的發源地。我們有著發展腦力勞動機械化所需要的堅實基儲有效手段與豐富經驗。”

    回顧過去,中國AI從產業誕生之初的步履艱難到如今的百花齊放和騰飛在即,三十年間風云變幻,離不開幾代人篳路藍縷,薪火相傳,譜寫了一曲奮斗的贊歌。

    可以說,周曦與云從科技的故事是眾多中國AI人才積極推動國內AI產業發展的一個縮影,也是70年前歸國巨子們毅然投身祖國工業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個映射。

    隨著越來越多中國AI企業日益成長起來,立足全球之巔,如今我們可以驕傲地說,中國AI已經取得了一定成就,未來要走的路還有很長,也還有更多挑戰在等待著我們,但沒有人會畏懼肩負起時代使命的重擔。

    這同時也代表著,在AI領銜下的新一波智能科技浪潮面前,我們不再只是跟隨者。

    贊助本站

    人工智能實驗室

    相關熱詞: 科技 浪潮 攀高 IPO 獲批 說起

    AiLab云推薦
    展開
    Copyright © 2010-2022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公司動態 | 免責聲明 | 隱私條款 | 工作機會 | 展會港
    18禁无遮拦无码国产在线播放

    <table id="ej5zp"></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