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ej5zp"></table>

  •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

    站上百億風口的國產手術機器人
    來源:互聯網   發布日期:2022-02-07 10:50:12   瀏覽:11875次  

    導讀:風口與概念只是一時的產物,唯有產品性能與商業化能力才能決定國產手術機器人企業到底走多遠。 全文4821字,閱讀約需9分鐘 文|肖傘傘 編輯|劉聰 來源|億歐健談 ID:EO-Healthcare 科幻電影中手術機器人給人類行云流水做手術的場景正在成為現實。 據不完全...

    站上百億風口的國產手術機器人

    風口與概念只是一時的產物,唯有產品性能與商業化能力才能決定國產手術機器人企業到底走多遠。

    全文4821字,閱讀約需9分鐘

    文|肖傘傘

    編輯|劉聰

    來源|億歐健談

    ID:EO-Healthcare

    科幻電影中手術機器人給人類行云流水做手術的場景正在成為現實。

    據不完全統計,全球大概至少有100種以上的手術機器人,用在各個學科、各種形態的手術。憑借術中規劃與精準定位,手術機器人被譽為下一代外科手術的新方式。

    從誕生至今,手術機器人經歷了30多年的發展。1985年,美國洛杉磯醫院采用PUMA560工業機器人完成了機器人輔助定位的神經外科腦部活檢手術,成為手術機器人最初的發展雛形和探索。15年后,手術機器人當之無愧的霸主達芬奇外科手術機器人系統于2000年面世。由于其克服了傳統外科手術中精確度差、醫生疲勞、缺乏三維精度視野等問題,備受醫療機構青睞!敦敻弧冯s志曾報道,每42秒鐘,世界上某個角落就有一臺達芬奇機器人操作了一臺微創手術。

    在精準手術的臨床需求與日俱增,且智能化趨勢愈發明顯的背景下,極具技術壁壘和創新空間的手術機器人賽道,已經被各大醫械巨頭盯上,并先后落子。凈值高、系統+耗材+服務的商業模式讓手術機器人一躍成為醫療器械領域的風口賽道,中金研報數據顯示,2030年國內手術機器人市場規模超700億元。此外于2021年11月2日登陸港交所的微創機器人,當日以6%的微漲收盤,市值一度超過600億元。當下,手術機器人已成為一個無人敢錯過的風口。

    而潛心研究手術機器人的中國科研學者與從業者,也正在等待他們的高光時刻。他們或從仍處于早期發展階段的神經手術機器人入手,或從成熟度較高的腔鏡手術機器人細分領域破局,在競爭稍弱的地帶進行側翼戰。本土化的國產手術機器人能否從百億市場撕開一個口子,提供質優價廉的國產替代?

    在WIM2021未來醫療論壇的圓桌討論環節,北京術銳技術有限公司首席知產官姬利永、艾瑞邁迪醫療科技 CMO林毓聰、華科精準聯合創始人兼CTO劉文博、藍馳創投董事總經理曹巍一同以《手術機器人的下一個十年》為主題進行了深入探討。

    站上百億風口的國產手術機器人

    站上百億風口的國產手術機器人

    手術機器人賽道是機遇還是泡沫?

    熱潮下不乏冷思考:資本擁蹙的手術機器人到底是機遇還是泡沫?

    劉文博指出,從臨床角度來分析這個問題,手術機器人更多代表了臨床對于手術智能化設備未來的期望。未來的手術一定更加自動化與智能化,手術機器人是一個非常明確的載體,它的臨床意義非常重要。

    “從神經外科角度來講,我們剛開始做的時候(2015年),國內的神經外科醫生對機器人沒有太多的認知。隨著幾年的市場推廣,現在神經外科醫生對手術機器人的認知已經大大提升,市場已經能夠明顯感知到絕大部分醫院對于機器人的需求。”他分析道,對于神經外科的醫生而言,機器人以剛需狀態呈現。

    在劉文博看來,手術機器人必須有一個準確的工具定位。以神經外科中的微創立體定向手術舉例,以往醫生需在看不到的情況下進行打孔、插入引導裝置等操作。而現在,手術機器人通過磁共振影像,重建出三維模型的病人腦組織和血管,進行術前規劃。在手術時,通過深度信息的攝像頭,或是定位裝置能夠直接捕捉病人頭的位置。屆時,機器人會自動地執行到預定的手術位置,醫生就在機器人引導位置上進行穿刺、打孔和植入的操作,大大減少了病人的痛苦,而且機器人可以無死角地到達病人頭附近的任何位置。

    解決臨床醫生的訴求或是手術機器人賽道日漸升溫的原因之一,而資本回報率、技術成長與市場需求增強則不免讓資本“動心”。

    林毓聰補充道,“國產手術機器人第一股”天智航上市,告知了資本手術機器人的商業回報率。其次,5G、AR、人工智能等基礎技術的發展,為手術機器人帶來更多迭代可能。在直覺外科已經做了多年的市場教育后,醫生及患者的接受度大大提高。但達芬奇系列手術機器人千萬元售價、每年百萬的維護費用及單次3-4萬元的手術使用費用大大限制了可及性,國產替代的訴求與日俱增;谝陨弦蛩,讓手術機器人賽道迎來了爆發點。

    但風口與概念只是一時的產物,唯有產品性能與商業化能力才能決定國產手術機器人企業到底走多遠。

    站上百億風口的國產手術機器人

    高校研究成果如何落地?

    在中國,手術機器人市場仍處于早期發展階段,機器人醫療生態環境還未完全形成,目前以科研領頭的產學研成果轉化為市場主流。但在將高校研究級別項目落地到產品級別的過程,仍面臨不少問題。

    “艾瑞邁迪研究了很久的產學研,其實高校許多專利都是沒有意義的。在我看來,緣于學者和企業看待問題的角度不一致。”林毓聰指出,學者看待問題的角度通常是拿錘子錘釘子。而企業看待問題的角度是,拔掉釘子還是拿錘子錘釘子?企業是站在解決問題的角度,科學家是站在技術的角度。如果真正想要做一個對產業有價值的科學家或者公司,一定要以市場的需求定義個人或者企業要做什么。

    他補充到,如何判斷市場的需求,第一,醫生到底有沒有這個需求,臨床醫生覺得你做的東西是錦上添花還是剛需?第二,如果這是一個剛需的市嘗可做的市場,再去計算相關研發成本,大概要賣多少臺才能收回成本?市場容量到底有多大?“不能做一個全中國只有5家醫院可以做,每家醫院買5臺總共才25臺,研發成本要怎么分攤才能夠承擔起這么高額的手術?”。林毓聰分析到,在做高校產學研轉化的過程中,一定要以市場為老師,定義好技術能發揮的價值在哪里,從而進行深度研發和快速迭代,而不是閉門造車。不然,很多專利只能鎖在保險柜了。

    “以市場為老師”是艾瑞邁迪的重要策略,其基于臨床醫生使用痛點,研發了AR增強現實導航技術,增強醫生的視覺體驗,同時,通過機器人前端的力反饋控制提高醫生操作的精準度。目前艾瑞邁迪在顱底手術導航領域已成功取得三類醫療器械注冊證以及3張II類器械注冊證書。

    在手術機器人的產業轉化過程中,企業、高校與醫院前所未有密集地綁定在一起,三者如何協同轉化成為重要議題。劉文博認為在這個過程中,一定要界定高校做什么,企業做什么,醫院做什么,厘清三者角色定位。

    他以自身經歷舉例,華科精準與清華大學有密切合作,他也會定期回實驗室與學者開會討論,了解國際最新發展趨勢,從中發現亮點做轉化。高校更多是做前瞻性的研究,可能許多研究方向只具備探索性,但任何一個方向落地會對這個領域有非常大的促進作用。

    許多企業的手術機器人實踐都已論證,高校研究成果是企業發展的源動力。而醫療器械是一個強監管的行業,產品要遵循醫療器械設計開發的流程,從研發、產品定型到注冊審批,能否快速實現科研成果轉化的能力是一個企業核心的競爭力。與臨床醫生保持密切溝通,了解臨床上的痛點、難點,則是手術機器人不斷改進的重要過程。“我覺得只有企業、高校、醫院緊密合作,才能促進手術機器人產業真正平穩落地。”劉文博說道。

    站上百億風口的國產手術機器人

    國產手術機器人發起側翼戰

    提到手術機器人,不得不提達芬奇機器人,其壟斷手術機器人領域長達20多年,為直觀外科創造了18年股價漲幅約300倍的財富神話。

    究其原因之一,達芬奇手術系統擁有相關專利2000多項,包括多自由度手術機械臂、前端手術器械、三維立體視覺定位、人機交互等等,前瞻性與防守性都做得特別好,幾乎覆蓋了現有同類外科手術機器人的所有技術保護點。

    但美國法律規定的專利期限為20年,“達芬奇”所涉及的多項專利,于近幾年陸續到期。而國產手術機器人也爭相入局,在手術機器人的競爭薄弱地帶陸續發起側翼戰。

    經過數十年的發展,手術機器人按細分科室可分為腹腔鏡手術機器人、骨科手術機器人、神經外科手術機器人、血管介入手術機器人等,在各個細分賽道,競爭激烈程度、市場規模都不相同。

    站上百億風口的國產手術機器人

    在諸多細分賽道中,由于腔鏡手術機器人可進行泌尿外科、婦科、胸外科及普外科等手術,故成為手術機器人最大的細分市常有機構統計,2020年中國腔鏡手術機器人的市場規模為3.18億美元,預計于2026年將達23.15億美元。而在腔鏡手術中,按照手術術式,又可分為多孔與單孔。

    站上百億風口的國產手術機器人

    多孔領域,直覺外科“一家獨大”。單孔機器人領域則競爭者寥寥,目前只有直覺外科的達芬奇SP系統,但并未向中國市場出售,以術銳、精鋒為代表的單孔機器人企業正在積極發動側翼戰,尋求單孔機器人的國產突破。

    2021年初在注冊臨床試驗中,術銳在嘉興市第一醫院完成中國首例純單孔下執行的前列腺癌根治術。姬利永特意介紹了這款產品,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連續體蛇形手術執行臂,能自單孔進入,在患者體內進行全維運動。

    以單孔突圍,再逐步豐富術式,術銳研發的腔鏡手術機器人系統能同時兼容多孔和單孔這兩大類手術術式,并且在研發過程中引入了積極的侵權風險預警機制。

    “我們研發出一項技術,知產人員首先判斷是否有專利的侵權風險,其次配合技術人員做一些規避性及防御性的措施。”知產人員與技術人員密切合作,滲透到研發的全過程中,在縱深上形成了一整套圍繞核心技術的專利布局。目前術銳在全球范圍內申請340項+專利,構筑起自己的知識產權壁壘。

    與寡頭壟斷的腔鏡賽道不同,在神經外科機器人賽道,進口產品尚沒有足夠的話語權。華科精準在這一領域落子,當前已有3個神經外科手術機器人產品獲批上市,其研發的手術機器人和導航系統現已在國內100多家醫院應用于癲癇、帕金森、顱內腫瘤、腦出血等手術治療領域,完成各類手術2000余例。

    瞄準細分賽道,打造獨特競爭壁壘已成為手術機器人企業們默而不宣的秘訣。但所有機器人企業都想知道一件事如何提高國產手術機器人市占率?

    站上百億風口的國產手術機器人

    如何提高國產手術機器人市占率?

    盡管在一級市場中炙手可熱,但手術機器人的滲透率一直不盡人意。據億歐智庫統計,美國達芬奇機器人已引進33個省份,裝機210余臺(包含臺灣、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自2020年起開始滲透省會城市以外的三級醫院,但從中國人口、醫療機構數量來看,滲透率依舊極低。

    目前單臺達芬奇手術機器人在國內的價格約為1800萬元,每年維護費用約200萬元,且使用十次就要更換的單個機械臂價格約2000美元。當前格局下的使用價格卻令大多數病人望而卻步,目前僅有北京對天智航(骨科手術機器人),上海對直覺外科(達芬奇機器人)手術開展了醫保支付覆蓋的嘗試,如何推動國產手術機器人占據更多的份額?

    劉文博分析,以神經外科為例,制約機器人發展的主要因素還是價格,中國基層神經外科醫院一些腦出血的病人,很難用得起售價500萬600萬的機器人,價格還是核心。“把產品終端價格做到100萬左右,這樣可能為國產手術機器人找出一個突破口。”上述受訪人士說道。

    那價格成本如何壓縮?林毓聰指出,國產設備一定要在國產化率發力,實現設備耗材降價增效,以此占據性價比優勢。他解釋道,以導航定位手術機器人為例,幾乎所有的設備都要用到導航定位裝置,要么是光學定位導航,要么是電子定位導航,這兩類設備基本被國外公司壟斷,核心組件無法國產化,國產替代就會造成整體生產成本的增高。只有把核心組件、核心功能國產化,才能讓導航定位機器人國產化達到一個新高度。

    降低生產成本是國產手術機器人的必要選擇,但新興產業往往還需要進行市場培育。姬利永認為,對于腔鏡手術機器人而言,醫生與患者的接受度還是處在第一位。一方面需要對醫生進行培訓,讓他們熟悉機器人的操作系統,另一方面,手術機器人目前大多為自費,還是要把患者的治療費用降下來,并且讓患者清晰知道手術機器人的效果。

    從投資人角度出發,曹巍指出,中國最強的就是制造能力,且有著非常高質量的人才供給。近年來,許多在國外學習、具備非常扎實臨床經驗和行業經驗的人才源源不斷供給到手術機器人產業,在軟件側國內跟進的速度非?。“現在腔鏡類、骨科類很多手術機器人公司已經發展到了PreIPO階段,未來3年內隨著注冊證的落地,應該能夠看到手術機器人領域有非常顯著的的爆發機會。”

    在可預見的未來,國產手術機器人或許能以性價比優勢,快速在中低端市場搶占進口產品市場份額。而中國手術機器人的未來,遠不止于此。

    贊助本站

    人工智能實驗室
    AiLab云推薦
    展開
    Copyright © 2010-2022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公司動態 | 免責聲明 | 隱私條款 | 工作機會 | 展會港
    18禁无遮拦无码国产在线播放

    <table id="ej5zp"></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