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ej5zp"></table>

  •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

    俄烏戰事引發“太空冷戰” ,國際空間站七宇航員咋處
    來源:互聯網   發布日期:2022-02-28 09:12:50   瀏覽:11373次  

    導讀:歐美對俄羅斯的制裁升級,正在影響航空航天領域的國際合作,涉及了歐洲的多個火箭發射項目,但國際空間站的合作暫不受影響。 當地時間2月26日,俄羅斯聯邦航天局(Roscosmos)宣布停止從位于法屬圭亞那(庫魯)的歐洲太空港發射的所有聯盟號火箭。 俄羅斯航...

    歐美對俄羅斯的制裁升級,正在影響航空航天領域的國際合作,涉及了歐洲的多個火箭發射項目,但國際空間站的合作暫不受影響。

    當地時間2月26日,俄羅斯聯邦航天局(Roscosmos)宣布停止從位于法屬圭亞那(庫魯)的歐洲太空港發射的所有聯盟號火箭。

    俄羅斯航天局負責人德米特里羅戈津(Dmitry Rogozin)當天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的一份聲明稱:“為回應歐盟對我們企業的制裁,Roscosmos將暫停與歐洲合作伙伴在庫魯航天發射場組織太空發射的合作,并從法屬圭亞那撤出我們的人員,包括聯合發射人員。”

    美國總統拜登此前表示,新對俄制裁措施將打擊俄羅斯的航空航天業,包括飛船制造等航天項目。拜登稱,美國及盟友的制裁措施將限制俄羅斯一半的高科技產品進口,這將嚴重影響“俄羅斯軍事行業現代化的可能性”。

    不過,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發言人表示,NASA繼續與俄羅斯就國際空間站活動的問題進行合作,并不認為美國的新制裁會影響這一伙伴關系。他表示,美國在出口管制領域的新制裁不會影響俄羅斯和美國在民用航空航天領域的合作。

    俄烏戰事引發“太空冷戰” ,國際空間站七宇航員咋處

    歐洲尋求“火箭自由”

    俄羅斯作為航空航天大國,與美國和歐盟都保持著長期重要的合作,這些合作既涉及維護國際空間站的運營,也有火箭發射項目。

    俄羅斯的聯盟號火箭(Soyuz)多次幫助歐洲航天發射公司阿里安太空公司(Arianespace)以及NASA完成發射任務。

    根據Roscosmos的第二份聲明,俄羅斯還召回了87名在法屬圭亞那歐洲南美太空港的俄羅斯工人。

    阿里安太空公司CEO圣潘伊斯雷爾(Stéphane Israel)此前在接受法國電視采訪時表示,聯盟號在圭亞那的發射活動將能夠保證持續至2023年底,“合同到期后,我們仍然希望能夠繼續保持這種合作伙伴關系”。

    去年Arianespace一共完成了15次發射任務,超過了上一年的10次,其中9次使用了聯盟號火箭發射:8次從俄羅斯發射,1次從法屬圭亞那發射。該公司今年則計劃執行17次發射任務,9次使用聯盟號發射:5次從法屬圭亞那、4次從俄羅斯發射。

    就在2月10日,聯盟號火箭還搭載了34顆OneWeb公司的互聯網衛星,從法屬圭亞那航天中心發射升空。

    Arianespace的下一次聯盟號發射原本計劃于4月初向歐盟的“伽利略系統”發射兩顆伽利略導航衛星。不過由于俄羅斯上周六宣布停止從圭亞那發射,該任務幾乎肯定會被推遲。

    歐盟的最新回應稱,俄羅斯的這一決定,將不會中斷歐盟為伽利略衛星或歐盟哥白尼地球觀測衛星的用戶提供服務。

    與此同時,歐盟正在尋求航天發射自主。Arianespace還使用歐洲的阿麗亞娜5號(Ariane5)重型火箭和織女星(Vega)火箭,從法屬圭亞那進行小型發射。

    歐盟航天事務專員蒂埃里布雷頓(Thierry Breton)表示:“歐盟成員國準備采取果斷行動,一方面將確保這些關鍵基礎設施不會遭到攻擊,另一方面將繼續發展阿麗亞娜6號火箭和織女星C火箭,以確保歐洲在火箭發射領域的戰略自主。”

    阿麗亞娜6號火箭是阿麗亞娜5號火箭的繼任者,預計將于今年晚些時候進行首次發射?椗荂火箭是織女星火箭的后續產品,將能夠抵達更多軌道并能夠在成本相同的情況下,攜帶更多不同的有效載荷。

    除了火箭發射任務之外,歐盟原本還與俄羅斯在太空計劃方面展開密切合作。今年晚些時候將要發射的歐洲漫游者火星探測器ExoMars就由俄羅斯拉沃奇金科學生產聯合公司參與研制,后者為俄航天集團下屬子公司。這一火星探測器原計劃于2020年發射,后來改為2022年。而隨著歐盟對俄羅斯的制裁,目前尚不清楚會對ExoMars的發射計劃產生何種影響。

    俄烏戰事引發“太空冷戰” ,國際空間站七宇航員咋處

    歐洲航天局(ESA)總干事約瑟夫阿施巴赫(Josef Aschbacher)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歐洲航天官員正在密切關注烏克蘭局勢,同時權衡所采取的任何行動。”

    此外,根據羅戈津早些時候發表的言論,俄羅斯與德國聯合發起的軌道天文臺項目“光譜-倫琴-伽馬”Spektr-RG(SRG)的合作也將擱淺。

    歐洲南方天文臺(ESO)榮譽天文學家迪特里希巴德(Dietrich Baade)教授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科學家們可能仍然會繼續合作,但資助機構的立場可能會受到影響。”

    巴德以SRG任務的eROSITA X射線望遠鏡的科學合作為例稱,該項目從一開始就將特定的數據擁有權分割為德國數據與俄羅斯數據,并且兩國都在縮減數據,而數據的采集和航天器的控制權都在俄方。

    俄退出將推高空間站成本

    制裁實行后,更受關注的是俄羅斯與美國兩個航天大國的太空合作計劃,其中既涉及國際空間站任務,也事關對外星生命的聯合探索任務。

    羅戈津此前還警告國際空間站(ISS)可能因歐美對俄制裁而坍塌。他在社交媒體上寫道:“如果你們阻止與我們合作,誰來拯救500噸重的國際空間站免于失控、脫軌并落入地球?”

    不過專家表示,雖然國際空間站的基本軌道調整依靠俄羅斯的進步號(Progress)貨運飛船的發動機,但脫離軌道的可能性很校

    在國際空間站整個飛行期間,軌道高度一共進行了316次修正,其中167次是由進步號貨運飛船發動機提供動力完成的。國際空間站軌道的下一次修正預計在2022年3月11日進行。

    羅戈津表示,鑒于正在進行的制裁,他不再認為俄美聯合是有必要的。他在聲明中寫道:“美國繼續參與俄羅斯計劃中的金星探索任務‘Venera-D’不合適。”2017年,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科學家開始與俄羅斯進行接洽,希望參與Venera-D任務。該任務計劃于2030年前向金星發射至少3個探測器。

    羅戈津表示,俄羅斯將單獨或與中國一起執行金星探測任務。羅戈津稱他已于25日下達指示,將與中國就所有太空研究任務的相互技術援助展開會談。

    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CMSA)顧問張雙南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很顯然,俄羅斯未來肯定會減少對國際空間站項目的參與;而隨著中國太空計劃的擴大,俄羅斯已經開始尋求與中國合作。”

    俄羅斯航天機構屢次遭遇制裁。去年6月,羅戈津就曾表示,如果美國不取消對俄羅斯“進步”火箭航天中心和俄羅斯中央機械制造研究所的制裁,俄羅斯將在2025年退出國際空間站合作項目,并將建造自有空間站。

    國際空間站項目由16個國家共同建造、運行和使用,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耗時最長且涉及國家最多的空間國際合作項目。自1998年正式建站,2010年完成建造任務轉入全面使用階段,主要由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俄羅斯聯邦航天局、歐洲航天局、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加拿大空間局共同運營。

    在國際空間站的合作項目中,美國和俄羅斯長期以來保持著密切的技術合作。按照原計劃,聯盟號MS-2載人飛船的下一次發射將于北京時間3月18日23時55分進行,將搭載俄羅斯宇航員安東什卡普列羅夫(Anton Shkaplerov)和彼得杜布羅夫(Pyotr Dupov),以及NASA宇航員Mark Vande Hei。

    目前尚不確定這次發射是否會受影響。不過,俄羅斯方面已于2月26日為此次發射調整了國際空間站的軌道,以迎接此次載人任務的發射。

    NASA表示,將繼續與包括俄羅斯聯邦航天局在內的所有國際合作伙伴合作,確保國際空間站的持續安全運營。目前國際空間站上共有七名宇航員,包括四名美國人、一名德國人和兩名俄羅斯人。

    NASA供應商Voyager Space公司總裁杰夫曼伯(Jeff Manber)表示:“如果俄羅斯不參與國際空間站計劃,那么國際空間站的運營成本將會非常高昂,可能高達數百億美元。”

    巴德預測,在國際空間站的合作項目上,未來俄羅斯可能會與美國、歐洲和日本繼續保持平等的初級伙伴關系。但他同時認為,太空載人發射任務應該被機器人所取代。

    巴德認為,國際空間站的項目可以更多地讓企業參與進來。“如果商業企業看到盈利空間,他們應該接管空間站。”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載人空間站的成本效益比將持續高企,讓機器人在太空中生存比人類更容易、更便宜。”

    NASA已經開始加深與私營企業合作構建未來國際空間站的計劃。NASA預計,通過尋求與私營企業合作在地球軌道上建造私人空間站,每年可節省超過10億美元的費用。

    贊助本站

    人工智能實驗室
    AiLab云推薦
    展開
    Copyright © 2010-2022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公司動態 | 免責聲明 | 隱私條款 | 工作機會 | 展會港
    18禁无遮拦无码国产在线播放

    <table id="ej5zp"></table>